首页 > 新闻源软文 >> 正文

看完《向往的生活》,我连“六年之痒”都懒得说了

2022-05-01 16:53:30阅读量:1759  

《向往的生活》第六季第一集,看完之后我甚至连“六年之痒”都懒得说了。 海边小屋是真让人向往,第一集也不缺笑点,但有限时空范围内,依靠任务模式、游戏...

《向往的生活》第六季第一集,看完之后我甚至连“六年之痒”都懒得说了。

海边小屋是真让人向往,第一集也不缺笑点,但有限时空范围内,依靠任务模式、游戏模式来制造综艺效果的生硬内容,观感遗憾又尴尬。

一,田园/桃花源/海边度假模式的迭代和本质延续。

作为综艺节目,多季之后内容上吸引人的亮点,似乎已经越来越少。

田园人文式桃花源生活、深夜谈心老友记、加上常规综艺游戏笑点的模式,在重复数年之后、越来越流于表面。

第一集对我而言最有触动的,完全是“啊我也想去这样的海边民宿”。

尤其是在这个阴雨连绵的假期里,在“从厨房到客厅到卧室到阳台”的大环线旅游背景下(哦最多再多个下楼取快递和倒垃圾),看蓝天碧海间窗明几净的小屋燃起炊烟袅袅,顿生羡慕。

前几季中《向往的生活》选址大多是山间、这次搬到了海边。

此前山间的“山水田园文人归隐式”画卷,有让位于海边度假渔村的苗头。

与其说这种质感的改变,来自于山水背景的地理因素切换,不如说这是节目所贩卖的理念在多季之后、质感越来越稀薄、越来越“兜不住”的尴尬

曾几何时看故事里看老友们白日躬耕、深夜谈心饮酒,这种虚幻的体验滤镜,在一波又一波综艺节目走通告的艺人们过于喧闹的生硬场面之后,已经破碎到堪称勉强的地步。

如此割裂背景下,海边小屋的相应内容,如果我去看旅游博主照片,“啊谁不想拥有这样的海边小屋呢”情绪可能更直观更强烈。

黄磊这些年不论是综艺还是“小”系列剧作中,都持续高频碎嘴子输出。

早期的“黄爸爸好暖”既视感,已经逐步转变为“中年油腻话痨碎嘴子持续嘚吧嘚”画风。

当然,第一集的好看度不够,或许是因为这其实算前戏。

类似正式启动前的引入,从模块角度看约等于营业之前。

嘉宾们老友们还没来,这一集完全是介绍新环境+常驻卡司硬撑进度条,或许后续能撑起上海间一万理想地的“向往”理念。

二,笑点自生发机制效果不均匀,综艺瓶颈化、生硬输出的尴尬和困窘。

1. 前半程“小鬼当家”。

张艺兴、彭昱畅、张子枫三人先行到达,安顿观察一番之后,开始做饭。

彭彭拾掇起生火的老手艺,张艺兴做饭,张子枫充当饮品小妹。

张艺兴是会做饭的,掌勺有模有样,但显然不是天长日久长期待厨房的人,某些技能一不小心就掉线。

彭彭问:排骨焯水要不要丢个姜下去?

张艺兴努力回忆,回放画面载入失败。

二人决定:那还是丢比不丢好吧。

张艺兴拿起一块整的巨大的没切的姜,作势要丢。

综艺节目里,“会”和“不会”的两极、都是看点的重要生发器。

黄磊会做饭、一顿输出,美食的满足感和节目组试图营造的生活质感是一致的。

张艺兴会做饭但似乎又不那么会、如今“要拿一整头姜去炸锅炖排骨”的黑暗操作,晕晕乎乎蒙圈圈的,也有点好笑。

更绝的是后续,黄磊在冰箱里发现了张艺兴放肉的小杯子,惊呼“我的崽”。

而睡眼惺忪的张艺兴依旧很无辜:啊这个是杯子吗,对我来说看起来好像和碗差不多。

张子枫做柠檬茶,画风也一度很黑暗料理。

饮品这个版块里,起初不靠谱的是彭彭和张艺兴,子枫妹妹问茶叶应该放多少,这俩不断加码、后来干脆把一整袋都倒了进去。

此后妹妹自己上手加蜂蜜,连蜂蜜带瓶盖一起掉进水中。

妹妹很有礼貌道歉“蜂蜜们对不起”,“蜂蜜们”居然还是复数,非常严谨了。

真是一大桶隔着屏幕都觉得“好好好有味道”的柠檬茶。

这类笑点,和各路“让明星更换职业、体验尝试不擅长不了解的事情”“在生手状态下笑料百出”,是一致的。

但既然《向往的生活》常驻嘉宾安排了两代艺人,自然也不可能长期使用这类“大人不在家、小鬼们瞎搞”的模式。

2. 尴尬的强行营业。

第一集中充斥着“进度条太长、我们要努力来搞笑”的强行营业既视感

为了综艺效果,张艺兴、彭昱畅、张子枫三人找地方藏起。

黄磊、何炅两位,套路和反套路等内容,观感都很疲乏:这样的小儿科游戏,超过十岁就不会有人玩了吧?

拜托啊,最小的子枫妹妹都21了,张艺兴30+,黄磊何炅50+,一群加起来逼近两百岁的人,在几亿观众面前玩“捉迷藏躲猫猫”,我何止尴尬到原地抠出一栋别墅啊?我都原地抠出一片海了。

起初不同综艺里,竞技游戏环节中的各路中老年男人们,在不同的任务场合和执行领域中躲藏,是为了方便观察其他人动向,同时也带着一点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的反向童心

如今到了新家之后,一大伙人依旧要强行“玩躲猫猫”、观感实在太勉强。

(没有年纪歧视、大了就不可以玩的意思,但强行营业委实尴尬。)

无论是艺人本身还是节目组,势必也都清楚这种刻意

结果就是,就连“我偏偏不找你”“我也不配合你”的反向玩法,也都显得套路生硬。

藏在纸箱子里藏很久、迟迟刻意不被找到的彭昱畅,努力认真扮演着一个“冤种角色”。

并不是冤种角色本身有问题,而是套路太老、桥段太硬,在各路综艺里大概出现过八万次了,看多了分分钟生出“真找不到任何其他内容来填充节目了吗”的荒芜感

(套路反套路躲猫猫整段,全场最佳是我们狗狗,过于优秀)

同样,一群人打牌游戏、参与者本身或许很尽兴,但观看多季之后、已经很难get到笑点(不论彭彭多惨)。

第一集彭彭玩牌似乎是“大冤种角色”,完成心愿、回答问题解锁装备阶段,又好似“奇功附体”表现开挂。

但不论是当冤种还是当开挂少年,类似的游戏桥段,都让人兴趣缺缺。

这也不是《向往的生活》一部综艺的困境,高寿的节目都被卡在类似瓶颈中。

不仅自我重复、还彼此面目相似,甚至局部功用卡司和玩法模式,创造力枯竭、质感枯萎

一整集看下来、我印象最深刻的画面,居然是字幕里所加的括号。

节目观感的“稳中有退”,一方面或许是内容制作方躺平吃老本,换汤不换药;

另一方面也是越来越不易的环境,每个环节都有诸多压力,连打标注都要怕被恶意攻击、每次出现都要详细标注。

舒心结语

当然,还是那句话,第一集类似前奏先导(和《欢迎来到蘑菇屋》那个先导不是一个概念哈),过往几季中的第一集、通常也都不是高光看点汇聚时刻,后续是否能突破瓶颈、观望中。

从本质上说,《向往的生活》让人向往的,或许是闲适松弛、真诚自然的生活方式;

创意层面躺平吃老本,内容层面努力生硬营业,都只会让内容和理念越来越背离。

最新发布

热门专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