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蜀芹,她曾代表中国女性导演站在了世界电影之林

2022-04-23 10:01:11阅读量:5874  

中国电影“第四代”导演的代表人物之一、中国电影家协会原理事、上海电影家协会原副主席、上海电影制片厂国家一级导演黄蜀芹,长期患病...

中国电影“第四代”导演的代表人物之一、中国电影家协会原理事、上海电影家协会原副主席、上海电影制片厂国家一级导演黄蜀芹,长期患病医治无效,于4月21日晚在上海逝世,享年83岁。在她身后,留下了《人·鬼·情》《青春万岁》《画魂》等经典影片、《围城》《孽债》等经典电视剧。

黄蜀芹逝世的噩耗传来,中国电影界、评论界人士表达痛惜之情,也致敬她生前所取得的艺术成就。

同属“第四代”之列的著名导演谢飞说:“无论在现实主义的长廊、还是在新时期,尤其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文化艺术的辉煌中,她都是数得着的杰出人物。”

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尹鸿说:“她是中国电影史上非常早地表现出女性独立意识、非常早地以现代电影语言来呈现艺术和思想的导演。同时,她对文学性的尊重、对人性的洞察力,又使得她镜头下的人物具有独特的丰富性。深入人物内心的作品才能真正立得住、留得下。这样的理念,对于今天的中国电影创作亦有启示意义。”

《围城》

她塑造了迥别于西方、具有中国文化思想价值的女性叙事

在黄蜀芹的作品谱系里,电影《人·鬼·情》是公认的一座艺术高峰,评论家们称其为中国迄今为止女性电影的扛鼎之作。

《人·鬼·情》于1987年面世,以戏曲女演员秋芸为主角,细致地描述她的命运遭际,幸福有之,痛苦、悲凉和呐喊亦有之。影片以现实生活与戏剧程式交叠组合的结构将秋芸内心的感受、心态、情绪娓娓道来,主体化地呈现出一名在戏台上因饰演钟馗而备受好评,却在生活中备受压抑的女性的内心世界。

《人·鬼·情》

谢飞和黄蜀芹是老同学,都受过传统扎实的现实主义艺术方法的教育,也都在进入新时期后有着重新学习、扬弃,重新寻找真正艺术的过程。回忆当年初看《人·鬼·情》,谢飞仍记得那欣慰交织鼓舞的感受:“我们都有再学习的转型过程,其间,黄导很快就在继承父辈现实主义传统的同时,树立起了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。她塑造的,是一种不同于西方女权主义的女性视角,那是真正突破封建礼数、拥有中国文化思想价值的女性叙事。”

也是从这部电影中,尹鸿读到了黄蜀芹在题材开掘、视听手段创新乃至对中国影史“电影与戏曲”关系这一特殊母题把握等方面显现出的创造力。“《人·鬼·情》在电影语言和思想意识上都有很强的超前性。而在视听语言上,她兼收了西方电影的艺术手法,比如镜像、人物对比性、人与环境的互文等表现形式,也体现出上海电影当年锐利又不失温暖的特质。”

《人·鬼·情》

上海戏剧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石川认为,“《人·鬼·情》既是上影厂探索片的终结之作,也是高峰之作”——该片打破了中国女性在以往文艺作品里的刻板形象,“将她们还原到真实的生活和精神状态,写出了女性意识的深刻性”。1988年,《人·鬼·情》获第八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编剧奖、第五届巴西利亚国际影视录像节电影大奖金鸟奖;翌年,该片获法国第11届克雷黛国际妇女节公众大奖。“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拥有像中国这样相当数量的女性导演群体,而黄蜀芹无疑是这个群体中的杰出代表,她代表中国女性导演站在了世界电影之林。”石川说。

对文学性的尊重,令她以现实主义笔触勾勒出不同时代人的风貌

一代代观众记得,新时期伊始,年届四十的黄蜀芹和她的同行们以极大热情投身到创作之中。在谢晋导演的《啊!摇篮》《天云山传奇》中担任副导演之后,黄蜀芹独立执导了《当代人》《青春万岁》《童年的朋友》《超国界行动》《画魂》等影片,也带来了《围城》《孽债》等拥有广泛影响力的电视剧经典。

她何以在各个题材和类型上都收获观众认可?在尹鸿看来,当很多人关注外部的戏剧性情节、外部奇观之时,黄蜀芹更着重对人物内心的体察,以现实主义笔触勾勒出当代中国不同时代人的风貌。恰是这点,让其作品“不会成为过眼烟云”。

《青春万岁》

1979年,王蒙小说《青春万岁》出版。读完后,黄蜀芹触摸到了这些女孩对生活的特殊感觉,也从那些学生最平常的生活细节里看到自己在上海读中学时的影子。所以拍摄该片时,她总说,“我们不需要技巧,我们只需要真挚地去呈现,朴素而真诚地去表现它”。

1983年,带着黄蜀芹个人生活体验的影片上映,它突破了对青春片和怀旧片的固有印象,洋溢着上世纪五十年代青年身上的浪漫主义情怀。次年,《青春万岁》荣获苏联塔什干亚非拉国际电影节纪念奖,是在彼时为数不多的走出国门并受到关注的中国电影。

1990年,改编自钱锺书同名小说的电视剧《围城》播出,轰动一时。前上海戏剧学院副院长、博士生导师,也是《黄蜀芹》一书的撰写者张仲年认为,如果《人·鬼·情》是黄蜀芹作品中最具力度的,那么《围城》则是最有厚度的。“黄导曾说,她所经历的时代、她的家庭氛围,甚至包括她本人,都与小说描述的那些知识分子的经历与困境,有着相似之处。”用感同身受来凝视并还原时代中人,再以10天拍一集的工匠精神来锻造作品,《围城》能占据中国电视剧艺术的高峰,理所当然。

黄蜀芹对时代与人的密切关注还体现在电视剧《孽债》中。作家叶辛笔下的故事虽离黄导自身经历稍远,但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上海,正在重新寻找自我、重新确立城市定位的时候,这部聚焦身份归属感的电视剧意义被凸显了出来。还有影片《画魂》,是中国电影最困顿条件下,一位女性导演大胆探索出的作品,巩俐还在该片中贡献了值得记取的表演。

《画魂》

黄导本人曾说:“我以为的电影,就是在人们习惯房间坐南朝北、窗子永远朝南的地方开一扇向东或者向西的窗。这另一扇窗让我们看见不一样的风景。”

作者:王彦

编辑:郭超豪

责任编辑:黄启哲

*文汇独家稿件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最新发布

热门专题